挂牌

前三季度外贸进出口继续保持正增长

添加时间:2019-10-16

  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,我国外贸持续承压。海关总署10月1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9月当月我国进出口贸易增速双双下降,9月外贸总值为2.78万亿元,同比下降3.3%,时隔7个月再度降为负值。不过,从今年前三季度的总体情况看,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22.91万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2.8%,继续保持正增长。

  “未来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依然复杂严峻,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增多。”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,但我国对外贸易发展韧性强,外贸结构优化、动力转换加快的总趋势没有改变,全年外贸将继续保持总体平稳、稳中提质的发展态势。

  9月当月,我国出口贸易总额为1.53万亿元,同比下降0.7%,降幅较上月扩大1.9个百分点。以美元计,出口降幅则为3.2%。

  招商宏观分析师刘亚欣表示,由于8月“抢出口”力度不强,9、10月出口会因高基数因素而继续承压。此外,全球经济基本面未现明显积极信号,尚不支持出口增速的明显改善。

  进口方面,9月国内进口总额为1.25万亿元,同比下降6.2%,降幅较上月扩大3.6个百分点。以美元计,进口降幅为8.5%。中信证券研究报告指出,考虑到短期工业生产活动难有大幅回升,国内需求的进一步回落将拖累进口增速跌幅扩大,衰退式顺差预计将持续。

  具体来看,一般贸易在进出口贸易总额中主导作用更加显著。在前三季度中,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3.64万亿元,增长4.8%,占我国外贸总值的59.5%。

  其中,原油、煤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,猪肉、牛肉等进口量增幅较大。随着季节变化,需求扩大,使得前三季度我国进口原油、煤、天然气3.69亿吨、2.51亿吨、7122.2万吨,同比增长9.7%、9.5%和10%;同时,面对非洲猪瘟疫情带来的产能缺口,猪肉、牛肉分别进口132.6万吨、113.2万吨,同比增长43.6%和53.4%。

  同期,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,前三季度,中美贸易总额达2.75万亿元,下降10.3%,降幅较上月扩大1.3个百分点。我国对美进、出口总额为6194.2亿元和2.13万亿元,同比降幅分别为22.5%和6%。“应该说,中美经贸摩擦给我国外贸带来一定的压力。”李魁文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当前中美贸易磋商初步取得实质性进展,10月12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暂缓原定于本月15日对华加征的25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。“本次磋商是自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以来双方关系的高点,也是最接近达成协议的一次。”轩言全球宏观研报预计,此次谈判后中美关系大概率至少将有4-5周的平稳期。

  “虽然磋商初步取得阶段性成果,但由于谈判变数较大,全球经济不景气,四季度外贸形势难言明朗。但能够确定,外贸市场开拓效果的显现,将对冲掉部分贸易摩擦带来的损失。”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指出。

  9月出口再现负值与全球经济下行关系密切。“受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,经合组织预计今年世界经济增速会下滑至十年来最低水平;此外,WTO最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货物贸易量仅增长1.2%,较2018年降低1.8个百分点,也低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。”李魁文表示。

  9月,欧美等国制造业PMI普遍呈现低迷,扩大外需动力有限。10月1日,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等国相继公布9月制造业PMI指数。数据显示,除法国制造业PMI以50.1%站上荣枯线外,美国、德国和意大利制造业PMI均以47.8%、41.7%和47.8%处于收缩区间,其中美、德两国数据更是创2009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。

  “究其原因,还在于贸易保护主义升级之下全球贸易链的萎缩。”轩言宏观指出。有分析认为,总体上,外需冲击之下,企业观望情绪明显,库存周期仍未启动。

  为缓解持续加剧的经济下行态势,全球多国央行通过降息为经济松绑。9月19日,国美金融:融合线上线下场景消费金融提,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;随后,澳大利亚、印度、巴西、沙特阿拉伯、约旦、阿联酋以及印尼等国央行相继降息。

  对此,华泰证券宏观研究李超团队表示,虽然全球货币政策做出适应性调整,中美贸易摩擦出现阶段性缓和迹象,但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或将持续存在。

  从国内来看,今年8月起,人民币在岸、离岸汇率双双破7,最高时曾于9月3日以7.17触顶。进入10月,汇率出现下行,截至10月14日,在岸人民币汇率最新报价为7.05。

 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经济战略研究中心共同主席李永指出,虽然人民币贬值或刺激出口,但眼下全球经济下行,外需动力有限,国内并不会将汇率作为刺激外贸的手段。

  “此外,当前已不能通过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判中美贸易关系走向。”李永进一步指出,人民币与美元关联度日趋减弱,“一篮子货币”政策成为形成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参考依据,即将多个主要贸易国的货币,依照往来贸易比重编制成一个综合的货币指数。

  “去年以来,我国两次提高部分产品出口退税率,先后出台一系列自主降低关税政策,先后两次下调进口环节增值税税率,这一系列举措有效激发了市场主体活力。”李魁文说。

  进入2019年,从中央到地方协同推出稳外贸举措。在减税降费方面,据Wind数据显示,今年1-8月,进口环节税以及外贸企业出口退税占全国税收总额比重分别为9.2%和-9.9%,相较2018年和2017年持续降低。

  与此同时,“六稳”信号不断释放。9月4日国常会确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;9月16日央行启动全面降准。

  对此,李超团队表示,随着“六稳”政策有所发力,预计财政政策效果或在明年初在基建增速上有所体现,目前地产调控仍然趋严,内需短期内大幅复苏概率不大,但国际国内的预防式政策或延缓经济下行。

  与中央协同,地方稳外贸政策同步推出。比如,长三角地区持续完善外贸“订单+清单”监测预警管理系统,建设自贸试验区、跨境电商综试区和世界电子贸易平台等高能级开放平台。

  “未来,我们还将从三方面做好稳外贸工作。”商务部部长钟山在9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,下一步将推动稳外贸政策尽快落地;共建“一带一路”为重点,优化市场布局;推动高质量发展,同时,积极扩大进口,发展服务贸易。

  李魁文在当日的发布会上表示,海关方面将多措并举,通过深入开展调查研究,帮助企业解决问题;持续优化营商环境,为企业“减负”;深入推进惠企政策,优化市场、产品结构等,助力企业提质增效。